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红楼梦中妙玉对宝玉是什么样的感情?关系如何
红楼梦中妙玉对宝玉是什么样的感情?关系如何

在大观园里的人,妙玉能看上眼的人也是极少的。这是今天趣历史小编就给大家带来的文章,希望能对大家有所帮助。

妙玉是金陵十二钗正册中的一个异类,其余十一钗皆是金陵四大家族自家小姐,或亲属一类,唯独妙玉,她不是贾、王、薛、史某一家的女眷,又是个尼姑,却强行被曹雪芹选入了金陵十二钗正册中,而且位列第六。

妙玉身上的疑点远不止如此,她和贾宝玉的亲密关系更是疑窦丛生。

妙玉曾旁敲侧击地请贾宝玉喝体己茶,甚至用自己的绿玉斗来给宝玉倒茶(第41回);第50回“芦雪广联诗”,只有贾宝玉才能从栊翠庵问妙玉要到冬梅一枝,以供众人赏玩;贾宝玉生日宴,妙玉专门命人送去贺寿的粉色信笺(第63回)......

国人心理,向来喜欢用恋爱来解释男女关系,续书人高鹗(或无名氏)明显也是这种思维,故而在第87回“坐禅机走火入邪魔”,高鹗特意安排了妙玉怀春的情节:

坐到三更过后,听得屋上噜一片瓦响,妙玉恐有贼来,下了禅床,出到前轩,但见云影横空,月华如水。那时天气尚不凉,独自一个凭栏站了一回,忽听房上两个猫儿一声厮叫。那妙玉忽想起日间宝玉之言,不觉一阵心跳耳热。自己连忙收摄心神,走进禅房,仍到禅床上坐了。怎奈神不守舍,一时如万马奔驰,觉得禅床便恍荡起来,身子已不在庵中。——第87回

夜间猫叫,乃求配之喻。续书此番描写已是明明白白地告诉读者:妙玉就是喜欢上了贾宝玉,而且开始思及男女之事,是一个真真正正的假尼姑!

续书笔力尚浅,落笔俗有余而雅不足,跟原稿的文旨相差甚远。试看《红楼梦》前80回,曹雪芹处处避讳金陵十二钗之女子的风月之事,就连王熙凤、贾琏日间行房事,也仅仅用“屋内传来男女嬉笑,平儿拿盆出来,丰儿前去舀水”,生怕堕入金瓶之境,唐突了阿凤的为人。

因此对于妙玉,高鹗这种简单粗暴的写法,着实拉低了妙玉的境界,若是曹公,断然是不肯这般写的。

此外,最重要的一个问题:妙玉真的对贾宝玉产生了爱意吗?

有相当一部分读者对这个问题持肯定态度,因为即便不考虑高鹗的续写,前80回的妙玉又是用自己的绿玉斗给宝玉倒茶喝,又是给贾宝玉庆生,很明显妙玉对贾宝玉的感情不同于一般人——一男一女,关系又怎么亲密,怎么可能没有猫腻呢?

笔者对此实难赞同,苦笑众读者只知其一,不知其二,看书不甚严谨,亦不通读书之道。

先来说第41回“栊翠庵茶品梅花雪”,妙玉确实借着邀请钗黛喝茶的机会,吸引贾宝玉进室内喝体己茶,并用自己的绿玉斗给宝玉倒茶,这跟刘姥姥的待遇简直天差地别——仅仅因为刘姥姥用了成窑杯子,妙玉便要将杯子丢弃,可却愿意用自己的绿玉斗给宝玉倒茶,可见她对宝玉的感情确实不一般。

可大家要考虑一个根本性的问题:妙玉给宝玉倒茶,是当着钗黛等人的面做的。

如果妙玉真的对贾宝玉怀有爱意,更应该避嫌,以免让别人看出来自己的私心,一旦有了这层心理,她不可能理直气壮地用自己的绿玉斗给宝玉当茶具,尤其还是当着整个贾府智商情商双高的黛玉、宝钗的面儿。

再有第50回,贾宝玉去栊翠庵问妙玉索要冬梅的时候,李纨、妙玉曾有过这么一番对话:

李纨笑道:“也没有社社担待你的。又说韵险了,又整误了,又不会联句了。今日必得罚你。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花有趣,我要折一枝来插瓶,可厌妙玉为人,我不理她。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。”众人都道:“这罚得又雅又有趣。”......宝玉忙吃一杯,冒雪而去。李纨命人好好跟着,黛玉忙拦说:“不必。有了人,反不得了。”——第50回

李纨为啥偏偏让贾宝玉去索梅呢?林黛玉又为啥不让人跟着,让贾宝玉单独去找妙玉呢?诸君可曾想过这个问题。

原因很简单:妙玉、贾宝玉的关系不错,这是整个大观园中人尽皆知的事。如果妙玉真的对宝玉动了男女之情,还大张旗鼓闹得满园皆知,那她可真是糊涂得紧,尤其还能瞒过“心较比干多一窍”的林黛玉,这实在不太可能。

贾宝玉这位怡红公子天生离经叛道,动辄禅悟顿悟,喜欢说些呆话疯话,所以他能跟妙玉这个修道之人聊到一起,这很正常,所以大观园那么多姊妹没有一个人觉得宝玉跟妙玉之间有猫腻;

同时,妙玉也是拿贾宝玉当知己对待的,这种知己之间的“神交”超越了性别意识。我们回过头再来看第63回,妙玉给贾宝玉的生日信笺的内容:

宝玉指道:“砚台下是什么?一定又是哪位的样子,忘记了收的。”晴雯忙启砚,拿了出来。却是一张字帖儿。递与宝玉看时,原来是一张粉签子,上面写着:“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”。宝玉看毕,直跳了起来。——第63回

注意细节,贾宝玉是个男人,但妙玉给他的生日信笺却是粉签子,同时,信笺内容提到贾宝玉的生辰是“芳辰”,这已经暗示得再明显不过了。

贾宝玉一向厌恶男人,喜欢女儿,妙玉很清楚这一点,所以给宝玉庆寿的信笺的所有元素都偏向女性化的特征。

诸君可以异位而处,如果一位普通男性收到这封信笺,必然会勃然大怒,自己的生辰被叫“芳辰”,这不是赤裸裸地嘲讽我太娘了吗?

妙玉若真的对贾宝玉有男欢女爱的情感,贾宝玉在她心里必然倾向于男性化视角,那她绝对不可能以“芳辰”称呼自己爱郎的生日,这不符合两性心理学的规律——女生喜欢一个男生的前提,是这个男生在女生的心理上以“男性”的认知而存在。

妙玉的种种作为,说明她了解贾宝玉,尊重贾宝玉,宝玉是她的异性知己,所以她敢坦然地跟知己交心,亦不怕别人说任何闲话,林黛玉之所以能接纳妙玉、贾宝玉的关系,就是因为她清楚地看到了这一点。

郎溪县艺格布艺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安徽省宣城市郎溪县建平镇中港东路北侧东城名都1幢134号